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新萄京娱乐场 > 新萄京娱乐手机版 > 正文

后集卷五-正文-诗林广记-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籍善本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目录未删节完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21-01-02

  《豫章先生传赞》云:“山谷自黔州以后,句法尤高,笔势放纵,实天下之奇作。自宋兴以来,一人而已。”

  东坡云:“读鲁直诗,如见鲁仲连、李太白,不敢复论鄙事,虽若不适用,然不为无补于世。”

  秦少游云:“每览此编,辄怅然终日,殆忘食事。邈然有二汉之风。今交游中以文墨称者,未见其比。所谓珠玉在旁,觉我形秽也。”

  西清云:“山谷诗,妙脱蹊径,言谋鬼神,无一点尘俗气。所恨务高,一似参曹洞下禅,尚堕在玄妙窟里。”

  胡苕溪云:“元祐文章称苏、黄,时二公争名,互相讥诮。东坡尝云:鲁直诗文,如蝤蛑、江瑶柱,格韵高绝,盘飧尽废。然不可多食,多则发风动气。山谷亦云:盖有文章妙一世,而诗句不逮古人者。此指东坡而言也。”

  刘后村云:“豫章会粹百家句律之长,究极历代体制之变,搜猎奇书,穿穴异闻,作为古律,自成一家。虽只字片句不轻出,遂为本朝诗家宗祖。在禅学中,比得达磨,真不易之论也。”

  东坡《报山谷书》云:“古风二首,托物引类,得古诗人之风。”其推重如此,故置诸篇首。

  江梅有佳实,托根桃李场。桃李终不言,朝露借恩光。孤芳忌皎洁,冰雪空自香。古来和鼎实,此物升庙廊。岁月坐成晚,烟雨青已黄。得升桃李盘,以远初见尝。终然不可口,掷置官道傍。但使本根在,弃捐果何伤。

  任天社云:“此诗起四句,言江梅为桃李所忌,意谓东坡见嫉于当世,独为人主所知耳。东坡蜀人,故曰以远初见尝。又曰:终然不可口,掷置官道傍。以言东坡弃置于外郡也。”

  青松出涧壑,十里闻风声。上有百尺丝,下有千岁苓。自性得久要,为人制颓龄。小草有远志,相依在平生。医和不并世,深根且固蒂。人言可医国,何用太早计。小大材则殊,气味固相似。

  任天社云:“后篇起句,意谓东坡以大材而沉下僚,其盖世之名,则不可掩也。”又云:“小草有远志,相依在平生。郝隆曰:处则为远志,出则为小草。此特借用以指菟丝,言其不依附凡木,所志远矣。”又云:“医和不并世,深根且固蒂。意谓依附贤者,足以自乐。至其不为当世所知,则亦自重难进,而未尝汲汲也。”

  东坡《诗案》云:“黄庭坚寄书并《古风》诗与某,其书云:伏惟阁下学问文章,度越前辈,大雅岂弟博约。后来立朝,以直言见排诋,补郡辄上课最,可谓声实相当,内外称职。某次韵和之,并答书云:观其文,以求其为人,必轻外物而自重者。今之君子,莫能用也。今之君子,谓近日朝廷进用之人,意言庭坚轻外物而自重,以讥讽当今进用之人,不能援引庭坚而用之也。”

  佳谷卧风雨,稂莠登我场。陈前漫方丈,玉食惨无光。大哉天宇间,美恶更臭香。君看五六月,飞蚊殷回廊。兹时不少假,俯仰霜叶黄。期君蟠桃枝,千载终一尝。顾我如苦李,全生依路傍。纷纷不足愠,悄悄徒自伤。

  《诗案》云:“此诗首四句,以讥世之小人胜君子,如稂莠之夺佳谷也。又云大哉天宇间,至末句悄悄徒自伤,意言君子小人,进退有时,如夏月蚊虻纵横,至秋自息,比黄庭坚如蟠桃,进用必迟。自比苦李,以无用自全。又取《诗》云:忧心悄悄,愠于群小。皆以讥当今进用之人为小人也。”

  空山学仙子,妄意笙箫声。千金得奇药,开视皆豨苓。不知市中人,自有安期生。君今已度世,坐阅霜中蒂。摩挲古铜人,岁月不可计。阆风安在哉,要君相指似。

  酌君以蒲城桑落之酒,泛君以湘累秋菊之英。赠君以黟川点漆之墨,送君以阳关堕泪之声。酒浇胸中之磊块,菊制短世之颓龄。墨以传千古文章之印,歌以写一家兄弟之情。一本作“歌以写从来兄弟之情”。江山千里俱头白,骨肉十年终眼青。连床夜雨鸡戒晓,书囊无底谈未了。有功翰墨乃如此,何恨远别音书少。炊沙作糜终不饱,镂冰文字费工巧。要须心地收汗马,孔孟行世日杲杲。有弟有弟力持家,妇能养姑供珍鲑。儿大诗书女丝麻,公但读书煮春茶。

  胡苕溪云:“黄鲁直《送王郎》诗云:酌君以蒲城桑落之酒,泛君以湘累秋菊之英。赠君以黟川点漆之墨,送君以阳关堕泪之声。酒浇胸中之块磊[一],菊制短世之颓龄。墨以传千古文章之印,歌以写一家兄弟之情。近时学者,以谓此格独鲁直为之,殊不知欧阳永叔已先有之。永叔《送原甫出守永兴》诗云:酌君以荆州鱼枕之蕉,赠君以宣城鼠须之管。酒如长虹饮沧海,笔若骏马驰平坂。”

  任天社云:“山谷诗江山千里俱头白,骨肉十年终眼青之句,此对极有妙处,前辈多使之。老杜云:别来头并白,相对眼终青。东坡云:读书头欲白,对面眼终青。又曰:身更万事已头白,相对百年终眼青。又曰:看镜白头知我老,平生青眼为君明。又曰:故人相见尚青眼,新贵如今多白头。其用青眼对白头非一,而工拙各有异耳。”

  任天社云:“首二句,追念熙宁间一时建立之事,今已堕渺茫,如醉乡梦境,至其所可传,则有不朽者在。后二句,所以终此意也。”

  任天社云:“山谷意谓惠卿之忍,正如乐羊。荆公之过,当与西巴同科。末意言神考眷遇荆公,终始不衰,升遐之一年而公亦薨,神考威灵在天,公当从之,非谗邪所能间也。”

  韩非子曰:“乐羊为魏将而攻中山,中山之君烹其子而遗之羹,乐羊坐于幕下而啜之,尽一杯。文侯谓褚师赞曰:乐羊以我故而食其子之肉。答曰:其子而食之,且谁不食?乐羊罢中山,文侯赏其功而疑其心。”○巴西放麑事,详见陈后山《送苏公知杭州》诗注。

  苏子由《弹惠卿章》云:“放麑,违命也,推其仁则可以托国;食子,徇君也,推其忍则至于弑君。”

  《艺苑雌黄》云:“古人诗押字,或有语颠倒而无害于理者,如韩退之以参差为差参,以玲珑为珑玲是也。比观王逢原有《孔融》诗云:虚云坐上客常满,许下惟闻哭习脂。黄鲁直有《和荆公六言》云:啜羹不如放麑,乐羊终愧巴西。按后汉史有脂习而无习脂,有秦西巴而无巴西,岂二公之误邪?”

  《汉皋诗话》云:“字有颠倒可用者,如罗绮、绮罗,图画、画图,毛羽、羽毛,白黑、黑白之类,方可纵横。惟韩愈、孟郊辈才豪,故有湖江、白红、慨慷之语,后人亦难仿效。若不学矩步而学奔逸,诚恐麟麒、凰凤、木草、川山之句纷然矣。”

  愚闻:近传有在高州贡院校文,其士子词赋中有押来仪之皇凤者,为有司所黜。主文戏作一诗云:“考试到州高,吾徒愧冒叨。来仪赋皇凤,素节咏羊羔。骚客称原屈,贪人嫉餮饕。如何得元解,归去学潜陶。”传者皆发一笑。

  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传书谢不能。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持家但有四立壁,治病不祈三折肱。想得读书头已白,隔溪猿哭瘴溪藤。

  任天社云:“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两句皆记忆往时游居之乐。”

  《王直方诗话》云:“张文潜尝谓余曰:黄九似“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真是奇语。”

  胡苕溪云:“汪彦章有云:千里江山渔笛晚,十年灯火客毡寒。效山谷体也。余亦尝效此体作一联云:钓艇江湖千里梦,客毡风雪十年寒。”

  《吕氏童蒙训》云:“或称鲁直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以为极至。鲁直自以此犹砌合,须石吾甚爱之,勿使牛砺角。牛砺角尚可,牛斗残我竹,此乃可言至耳。”

  野次小峥嵘,幽篁相依绿。阿童三尺棰,御此老觳觫。石吾甚爱之,勿遣牛砺角。牛砺角尚可,牛斗残我竹。

  《室中语》云:“一日,因坐客论鲁直诗,体致新巧,自作格辙。次客举鲁直此诗云:石吾甚爱之,勿使牛砺角。牛砺角尚可,牛斗残我竹。如此语意甚新。公徐云:《独漉篇》有云:“水浊不见月,不见月尚可,水深行人没。”盖是李太白《独漉篇》也。山谷亦效此语意耳。”

  爱酒醉魂在,能言机事疏。平生几两屐,身后五车书。物色看王会,勋劳在石渠。拔毛能济世,端为谢杨朱。

  《诗注》云:“猩猩事,《通典》于哀牢国言之甚详,盖出于《华阳国志》及《水经注》。《唐文粹》载裴炎《猩猩说》,大率本此。其略云,阮研使封溪,见邑人云:猩猩在山谷间,数百为群,人以酒设于路侧,又喜着屐,里人织草为屐,更相连结。猩猩见酒及屐,已知里人所设,又能知设者祖先姓字,乃呼名骂云:“奴欲张我。”舍之而去。复自再三,相谓曰:“试共尝酒。”及饮其味,迨乎醉,因取屐而着之,乃为人所擒获。刺其血染毳罽,随鞭棰输之,至于一斗者。”

  此诗“平生几两屐,身后五车书”一联,上句是借事以言猩猩,下句谓作笔写书也。晋阮孚云:“未知一生能着几两屐。”

  《类苑》云:“鲁直善用事,若正尔填塞故实,旧谓之点鬼簿,今谓之堆垛死尸。鲁直之咏《猩猩毛笔》诗曰:平生几两屐,身后五车书。东坡《呈孔毅父》云:管城子无食肉相,孔方兄有绝交书。精妙隐密,不可加矣。当以此语反三隅也。”

  胡苕溪云:“前辈讥作诗多用古人名姓,谓之点鬼簿。其语虽然如此,亦在用之如何耳,不可执以为定论也。如山谷《种竹》云:程婴杵臼立孤难,伯夷叔齐食薇瘦。《接花》云:雍子本犁子,仲由元鄙人。此虽多用,善于比喻,何害其为好句也?”

  《吕氏童蒙训》云:“东坡诗云:赋诗必此诗,定知非诗人。此或一道也。鲁直作咏物诗,曲当其理。如《猩猩笔》诗:平生几两屐,身后五车书。其必此诗哉。”

  龟以灵故焦,雉以文故翳。本心如日月,利欲食之既。后生玩华藻,照影终没世。安得八纮罝,以道猎众智。

  胡苕溪云:“后山谓鲁直作诗过于出奇,诚哉是言也。如《和文潜赠无咎》诗云:本心如日月,利欲食之既。又如《王圣涂二亭歌》云:绝去薮泽之罗兮,官于落羽。洪玉父云:鲁直言,罗者得落羽以输官。凡此之类,皆出奇之过也。”

  任天社云:“此借用李太白解道澄江静如练,令人还忆谢玄晖之句,反而用之。言不若于此景物中道出句也。”

  任天社《诗注》云:“此用杜牧之诗语。红药,谓扬州芍药。《礼记王制》曰:祭天地之牛,角茧栗。此借用以言花苞之小。末句谓风物如此,惜其身之老也。”

  谢叠山云:“此言妓女颜色之丽,态度之娇,如二月豆蔻花初开。扬州十里红楼,丽人美女,卷上珠帘,逞其姿色者,皆不如此女也。”

  愚谓此诗当时席间必有歌者,姝丽之色亦是用杜牧之诗语。“小杜”,即牧之也。

  山谷自叙云:“往岁过广陵,值早春,尝作诗云:春风十里珠帘卷,仿佛三生杜牧之。红药梢头初茧栗,扬州风物鬓成丝。今春又有自淮南来者,道扬州事,戏以前韵寄杨定国。”

  任天社云:“能令汉家重九鼎,本汲黯曰:夫以大将军有揖客,反不重邪?此句盖用此意也。东汉多名节之士,赖以久存。迹其本原,政在子陵钓竿上来耳。”

  序云:米芾《画史》云:“朝议大夫王之才妻,南昌县君李氏,尚书公择之妹,能临松竹木石等画,见本即为之,卒难辨也。”山谷盖公择甥也。

  曾慥端伯《诗选》云:“张文潜晚喜乐天诗,邠老不乐,尝诵山谷十绝句,以为不可企及。其一云:老色日上面,欢悰日去心。今既不如昔,后当不如今。文潜一日召邠老饭,乃预设乐天诗一帙,置书室床枕间。邠老少焉假榻,翻阅良久,始悟山谷十绝,尽用乐天大篇裁为绝句。盖乐天多于敷衍,而山谷巧于剪裁,自是不敢复言矣。”

  任天社云:“端伯所载如此,必有所据。然敷衍、剪裁之说非是。盖山谷谪居黔南时,取乐天江州、忠州等诗,偶有会于心者,摘其数语,写置斋阁。或尝为人书,世因传以为山谷自作,然亦非有意与乐天较工拙也。诗中改易数字,可为作诗之法,故因附见于此。前五篇,今《豫章集》有之,后五篇,得之《修水集》。”

  此《乐天集》第十卷中《寄行简》诗。元作“相去六千里,地绝天邈然。十书九不达,何以开忧颜。”

  一本作“秋来何所梦,合眼在乡社”,此《乐天集》第十卷《寄行简》诗。元作“渴人多梦饮,饥人多梦餐。春来梦何处,合眼到东川。”

  《韵语阳秋》云:“山谷《黔南十绝》,七篇全用乐天《花下对酒》、《渭村旧居》、《东城寻春》、《西楼》、《委顺》、《竹窗》等诗,余三篇用其诗,略点化而已。”

  叶少蕴云:“诗人点化前作,正如李光弼将郭子仪之军,重经号令,精彩数倍。”此语诚然。

  《容斋随笔》云:“此诗谓之点化古语。盖徐陵《鸳鸯赋》云:山鸡映水那相得,孤鸾照镜不成双。天下真成长会合,无胜比翼两鸳鸯。黄鲁直全用徐陵语点化之,末句尤工。”

  任天社云:“闭门觅句、对客挥毫二句,乃二君实录也。无己坐锢,既而自徐学,除秘书省正字。少游自雷州贬所北归,至藤州,卒于光化亭上。初,少游梦中作《好事近》长短句,有醉卧古藤阴下,了不知南北之句,殆若谶云。”

  胡苕溪云:“山谷以今时人形入诗句,盖取法于少陵。少陵诗云不见高人王右丞,蓝田丘壑蔓寒藤,又云复忆襄阳孟浩然,清诗句句尽堪传之类是也。故山谷云司马丞相骤登庸,又云闭门觅句陈无己,对客挥毫秦少游之类是也。近世风俗谀甚,悉以丈相呼,更不复知其字,畴敢形入诗句,必相顾而失色。《礼记》云:年长以倍,则父事之;十年以长,则兄事之;五年以长,则肩随之。今不问其长幼,悉以丈呼之,是不识《礼记》,宁不羞乎?”

  子瞻谪岭南,时宰欲杀之。饱吃惠州饭,细和渊明诗。彭泽千载人,东坡百世士。出处虽不同,风味乃相似。

  东坡知扬州,初《和渊明饮酒》诗二十首,《归田园居》以下,皆谪惠州后所作,凡一百有九篇。追和古人,自东坡始。

  愚谓:此诗后四句,亦是子由作《和陶集序》中语意。子由序有云:“区区之迹,盖未足以论士也。”

  山谷自序云:“太医孙君昉,字景初,为士大夫发药,多不受谢,自号四休居士。山谷问其说,四休笑曰:粗茶淡饭饱即休,补破遮寒暖即休,三平四满过即休,不贪不妒老即休。山谷曰:此安乐法也。夫少欲者,不伐之家也。知足者,极乐之国也。四休家有三亩园,花木郁郁。客来煮茗、传酒,谈上都贵游人间可喜之事。或茗寒酒冷,宾主皆相忘。其居与予相望,暇则步草径相寻。故作小诗遣家童歌之,以侑酒茗云。”

  山谷云:“赵子充示《竹夫人》诗,乃凉寝竹器,然憩臂休膝,似非夫人之职。而冬夏青青,竹之所长,故为名曰青奴,并以小诗取之。”

  《志林》云:“东坡《寄柳子玉》云:闻道床头惟竹几,夫人应不解卿卿。又《送竹几与谢秀才》云:留我同行木上坐,赠君无语竹夫人。盖俗以竹几为竹夫人。山谷秾李昭华之句,盖贵人家两女妓也。”

  与君宿昔尚同床,正坐西风一夜凉。便学短檠墙角弃,不如团扇箧中藏。人情易变乃如此,世事多虞只自伤。却笑班姬与陈后,一生辛苦望专房。

  胡苕溪云:“晁无咎有诗云:不见班姬与陈后,宁闻衰落尚专房。居仁诗用此语也。”

  注云:“邪念忽起,胜于用兵不戢之祸。退之诗云:诘曲避语阱,冥茫触心兵。俗以暖足瓶为铁婆,老杜诗云:客睡何曾着,秋天不肯明。此反而用之。”

  《渔隐丛话》云:“山谷曾自注雪里过门多恶客之句云:不饮者,为恶客,出《元次山集》。余以《元集》检寻,其诗云:将船何处去,送客小回南。有时逢恶客,还家亦少酣。注云:非酒徒,即为恶客。”

  《冷斋夜话》云:“李翰林诗曰鸟飞不尽暮天碧,又曰青天尽处没孤鸿。山谷诗乃用此意,谓之换骨法。”

  胡苕溪谓“鸟飞不尽暮天碧”之句,乃郭功甫《金山行》。冷斋以为李翰林诗,何也?

  《王直方诗话》云:“山谷避暑城西李氏园,题诗于壁。少游言于东坡曰:以先生为苏二,大似相薄。少游极怨山谷《和实寂斋》诗,因此吹毛耳。”

  愚按:山谷诗注及《高斋诗话》云:“少游尝教授蔡州,顾官妓娄婉及陶心儿者,与之甚密。婉字东玉,故少游赠之词云小楼连苑横空,又云玉佩丁东别后者是也。又赠陶心儿词云天外一钩横月带三星,谓心字也。其后山谷尝次孙子实寂斋韵寄少游,有云:才难不易得,志大略细谨。少游极怨山谷此句,谓言蔡州事少人知者。鲁直诗语重,人既见此语,遂使吹毛耳。”

  注云:“湘江北流至岳阳,达蜀江。夏潦后,蜀江涨势高,遏住湘波,让而退,溢为洞庭湖,凡数百里。而君山宛在水中。秋水归壑,此山复居于陆,惟一条湘水而已[一]。”

  中年举儿子,漫种老生涯。学语啭春鸟,涂窗行暮鸦。欲嗔主母惜,稍慧女儿夸。解著《潜夫论》,不妨无外家。

  《王符传》云:“安定俗鄙庶孽,而符无外家,为乡人所贱。隐居著书,以讥当世得失。不欲章显其名,故号《潜夫论》。”盖小德亦庶出之子也。

  《东皋杂录》云:“鲁直《嘲小德》,有学语春莺啭,书窗秋雁斜。后改作此联,以是知文不厌改也。”

  题序云:“次韵鲁直《嘲小德》。小德,鲁直子。其母微,故其诗云:解著《潜夫论》,不妨无外家。”

  进馔客争起,小儿那可涯。莫欺东方星,三五自横斜。名驹已汗血,老蚌空泥沙。但使伯仁长,还兴络秀家。

  晋周顗,字伯仁。母李络秀少时在室,顗父浚为安东将军,尝出猎,遇雨止络秀家。会其父兄不在,络秀闻浚至,与一婢具数十人馔,甚精办,而不闻人声。浚因求为妾,其父兄不许。秀曰:“门户殄瘁,何惜一女?若连姻贵族,将来庶大有益矣。”父兄许之。后生顗及嵩、谟,并列显位。络秀谓顗曰:“我屈节为汝家妾,门户计耳。汝不与我家为亲,吾亦何惜余年?”顗等从命。由是李氏遂得为方雅之族。

  廖侯劝我酒,此亦雅所爱。中年刚制之,常惧作灾怪。连台盘拗倒,故人不相贷。谁能知许事,痛饮且一快。

  题云:“以酒渴爱江清作五小诗寄廖明略学士兼简初和父主簿。杜诗云:酒渴爱江清,余酣潄晚汀。”

  胡苕溪云:“鲁直少喜学佛,遂作《发愿文》云:今者对佛发愿,从今日尽未来世,不复淫欲、饮酒、食肉,设复为之,当堕地狱,为一切众生代受其苦。可谓能坚忍者必矣。其后悉毁禁戒,无一能行者,于前三诗句中可见矣。传云: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若戒之,则诚难。第节之,则为易,乃近于人情也。”

  藏书万卷可教子,遗金满籯常作灾。能与贫人共年谷,必有明月生蚌胎。山围宴坐画图出,水作夜窗风雨来。观水观山皆得妙,更将何物污灵台。

  《石林诗话》云:“蜀人石翼与,黄鲁直在黔中时游从最久,尝言见鲁直《自矜》诗一联云:人得交游是风月,天开图画即江山。以为晚年最得意,每举以教人,而终不能成篇,盖不欲以常语杂之。然鲁直自有山围宴坐画图出,水作夜窗风雨来,余以谓气格当胜前联也。”

  山谷云:“尝得两句云:清鉴风流归贺八,飞扬跋扈付朱三。未知可赠谁,遂不能成章。又尝嘲一俗浊人云:浊气扑不散,清风倒射回。东坡言无以复加。”

  仪鸾供帐饕虱行,翰林湿薪爆竹声,风帘官烛泪纵横。木穿石盘未渠透,坐窗不遨令人瘦,贫马百藖逢一豆。眼明见此玉花骢,径思着鞭随诗翁,城西野桃寻小红。

  陶弘景《真诰》云:“昔有傅先生者,其少好道,入焦山石室中。积七年而太极老君诣之,与之木钻,使穿一石盘,厚五尺许,云:穿此盘,便当得道。其人乃昼夜穿之,积四十七年,钻尽石穿,遂得仙丹,乃升太清。”故《观伯时画马》诗云:“木穿石盘未渠透,坐窗不遨令人瘦。”即前事也。

  任天社云:“此诗上三句,言供帐之寒陋也。《国朝会要》云:仪鸾司在拱辰门外,供帐弊坏,卒徒以为卧具,故有贪饕之虱行于其间。次三句,言锁宿试院甚久,出院未有期,郁郁自苦,如贫马之得食。牛马食余草节曰藖,《集韵》音何间反。莝,余草也。”

  胡苕溪云:“此格《禁脔》谓之促句换韵。其法三句一换韵,三叠而止。此格甚新,人少用之。余尝以此格为鄙句云。”附于左。

  青玻璃色莹长空,烂银盘挂屋山东,晚凉徐度一襟风。天分风月相管领,对之技痒谁能忍,吟哦自恨诗才窘。扫宽露坐发兴新,浮蛆琰琰抛青春,不妨举盏成三人。

  山谷云:“贾天锡作意和香,自然有富贵气,觉诸人家和香极寒乞也。天锡屡惠此香,惟要作诗。因以韦应物兵卫森画戟,燕寝凝清香为韵,作十小诗赠之。犹恨诗未工,未称此香耳。”

  风生高竹凉,雨送新荷气。鱼游悟世网,鸟语入禅味。一挥四百病,智刃有余地。病来每厌客,今乃思客至。

  胡苕溪云:“东坡有句云:茶笋尽禅味,松竹真法音。山谷云:鱼游悟世网,鸟语入禅味。张文潜云:鸟语味实相,饭香悟真空。此三联语意相类,然山谷一联最为优也。”

  《维摩经》云:“生四大,增损则有四百四病。”又禅家每以智惠为刃,山谷诗中用此语也。

模板天下 新萄京娱乐场 联系QQ:000001 邮箱:00000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新萄京娱乐场 版权所有

Top